多倫多冬季假日好去處—里普利水族館 Ripley’s Aquarium of Canada

來到多倫多已將近半年了,我們的周末和假期活動,隨著冬季的臨到,也由戶外轉到室內。2017年聖誕前夕,因有朋友帶小孩前來探望我們,我們就一起到了多倫多市中心的里普利水族館(Ripley’s Aquarium of Canada)。 我們是在星期五早上駕車去的,有一點要留意的是,這家水族館並沒有停車場,幸好朋友在出發前知會了我們,到達後我們在水族館附近找了停車場泊車。後來發現原來水族館網頁很細心的提供了鄰近停車場的資料,遊客可以使用收費預留車位服務。網頁更有一個顯示了每個停車場收費的地圖,所有資料一目了然。水族館就在多倫多著名的CN Tower旁邊,如果不駕車,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也很方便。 或許因為那天是工作日,天氣又頗為惡劣,水族館人流不多。想起幾個月前,我們還在新加坡,家人前來探望時,我們也到訪過新加坡的S.E.A. Aquarium,但那一次遇上大批遊客,每個魚缸都給人群遮擋了,大大影響了欣賞的興致。這次就幸運得多了,整個觀賞過程和心情都有天淵之別。所以到水族館,最好避免旅遊旺季,否則享受程度將大打折扣。 很多時水族館給人的印象就是「一個要付錢觀看的魚缸集合地」,但我頗欣賞里普利水族館的設計,除了常見的靜態的魚缸,還提供了頗多互動元素,讓大人小孩都可參與。對於我們未夠兩歲的女兒來說,水族館是個奇異的空間,幾個月前她還未會走路,我們要抱著她觀看。但現在她能自由走動,水族館頓成了一個冒險樂園,處處都讓她忙於探索。作為父母的,看見小孩玩得開心、享受,已覺得值回票價。 最深刻的莫過於這個「水底爬行隧道」。我開始時還以為女兒會像其他小孩一樣興奮的穿過去,但她爬進去後,竟然感到很害怕,站了起來動彈不得。朋友的小孩都爬完了,我在隧道的另一端叫她,她還是原地踏步。後來有其他小朋友在她身旁若無其事的爬過,她才鼓起勇氣爬完了。當刻服了心理障礙後,她竟嚷著要再玩,最後不知玩了多少遍! 另一個我喜歡的部份就是它的petting tanks,可以讓遊客體驗用手觸摸海洋生物的感覺。我過往只在美國加州聖地牙哥的Birch Aquarium接觸過petting tank這玩意,想不到這家水族館有這麼多個!我們在兒童樂園摸了些馬蹄蟹(horseshoe crab),後來又見到有白襪蝦(scarlet cleaner shrimp),只要把手放進水中輕輕來回晃動,牠們就會以為你的手是條魚,主動爬上來幫你清潔!真是非常有趣。 水族館還有一個額外付費的魔鬼魚體驗,當日我們見到戴上聖誕帽的職員和一班小朋友穿著潛水衣在餵一群魔鬼魚呢!我們走到池旁,發現魔鬼魚很「友善」,不停浮上水面和人打招呼,不少人正伸手去摸。最後我也輕輕的摸到一條魔鬼魚,十分刺激! 離館前,經過Life Support Systems (LSS) gallery,讓我嘆為觀止。這個部份展示了水族館的「心臟」——一個個接駁到魚缸的超特大的濾水裝置和水泵。裝置上方還有電子顯示屏,標示著接駁到哪一個魚缸。這是我參觀水族館時從未見過的,留下了深刻印象。 總括而言,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體驗,我們和朋友一家大小都有很美好的回憶。我們還一起辦了年票,可於一年內無限次入場。憑年票也可在館內享有不少優惠,如果是一個家庭去參觀,絕對推介。

兩個月亮的世界

幾年前我參加一個教會小組時,曾遇過這樣的一個討論題目: 請替以下冒犯的行為排序,哪些是你感到最難以寬恕(1)到最容易寬恕(7) ________在背後說我壞話 ________在身體或情感上虐待我 ________在身體或情感上虐待我所愛的人 ________對我說謊 ________偷我的東西 ________操縱我 ________其他 (英文原文:Rank the following offenses that are the most difficult (1) to the least difficult (7) for you to forgive. ________ Gossip against me ________ Someone physically or emotionally abusing me ________ Someone physically or emotionally abusing someone I love ________ Someone lying to me ________ Someone […]

美國東北小鎮冬季初體驗 (上)

踏入一月,也就是冬天最寒冷的日子,每事每物都教我似曾相識。是的,五年前的一月,我們正在忙碌著,為人生的第一次出國準備。窗外的雪景好美,回憶像潮水般湧出來。回想起五年前剛出國的狼狽事,才發覺自己原來已經走了很遠的路。 我們首次出國的目的地是美國紐約州一個人口只有數萬人的小鎮。記得我們乘撘了十幾小時的飛機到紐約市,再坐了五個多小時巴士才到達。到達時已是晚上九時多,一下車,我們進入了一個冰天雪地、十分寧靜的世界。我這個成長於鬧市中的人,不知怎的,立即就愛上了那種寧靜。可是,我的身體卻不這樣想。到埗後的頭一星期,我和老公每晚都造非常恐怖的惡夢。到不造惡夢了,又出現耳鳴(或許出國前已經有耳鳴,但環境太嘈雜所以從未發現)。後來又開始有腸胃問題,總之就是沒完沒了。身體不適,心情當然也受到影響。而且那裏的冬天非常難熬,嚴寒加上日短夜長,長期缺乏陽光令人情緒低落。我自問也是個開朗的人,但那段時間發現自己竟在抑鬱的邊緣徘徊。 新生活上的挑戰也叫人喘不過氣來。我們初到埗時沒有駕駛執照,所以出入得靠步行和巴士。初時未熟悉巴士路線,我們冒著風雪,在零下十幾二十度的天氣下步行二十分鐘到鄰近的超市買菜,然後兩個人四隻手拿著大包小包再步行二十分鐘回家。後來熟習了環境,就開始坐巴士到遠一點的地方買東西。不過其實坐巴士也好不了那裏,當地的巴士服務不多,有一次我怕誤了班次,特意提早出門。記得當時太冷了,我縮在巴士站一角等車,怎知巴士司機看不到我,巴士到站也沒有停下來,我立即衝上前,但只有眼白白看著它絕塵而去。下一班車要半個小時後才到,我還約了老公在某個站見面,當時又未辦好手提電話,不能聯絡上,我很擔心他在冰天雪地下呆等我,又擔心他四處找我。那一刻我等又不是,走回家也不是,最後還是無奈地在冰天雪地下乾等。我記得當時很無助,忍不住哭了出來呢!幸好最後順利和老公會合,他也沒有冷壞。我曾聽過別人說類似的故事,當時並沒有太大反應,但當親身經歴時,真是百般滋味。到掌握了「等巴士的技巧」,又要面對另一些問題。因為即使上到巴士,也不代表事情就很順利。巴士服務本已有限,為節省資源,巴士路線都是繞路而行的。結果明明很近的超級市場,車程最少要四十五分鐘才到達。加上等車和購物的時間,一來一回最少要用上三個小時!北美的超級市場都是大得會在裏面迷路的那種格局,當時覺得把東西買齊都是一項成就。由於出門不容易,我們會一次過買很多很多,然後像健身一樣把東西搬回家。我記得每次買菜後我們都累得要死。後來認識了一些有車的朋友,有幾次買菜時洽巧碰上,都會主動提出送我們回家,這真是名副其實的雪中送炭啊!到現在想起來都很感激。 除了身體的適應和交通的不便,生活也有很多調節。例如手提電話服務,在那裏是十分昂貴的,我記得我們夫妻二人只選用了最基本的那種計劃(沒有數據,只有幾十分鐘通話時間),每月的電話費都超過五十元美金,跟香港幾十元就有無限數據和通話時間,真是天壤之別。當地朋友時常笑說我們是搬進了「第三世界國家」。還有就是區內所有東西的節奏都很慢,一天之內很難辦太多的事。所以在最初的幾個月,每周就是這樣虛耗於生活的瑣事上,剩餘的精力則花在維持身心的健康上,到回過神來,冬天也快將完結了。

媽媽的快樂

媽媽的快樂是 你把我煮的食物全部吃光,並流露出滿足的笑容 你喝湯時的「雪雪」聲 你靜靜地伏在我的肩上,時間彷彿停頓了 你凝望著我 你要求我拖著你的小手 你親親我 你模仿我和爸爸 看到你像看到小時候的自己 抱著你時手臂酸軟 我們三個一起的時光 當有人看管著你,我和爸爸二人拍拖的時光 你學會了新事物的𣊬間 你莫名奇妙的BB話 你的歌聲 看到你興奮地狂奔 睡醒時,你對我甜笑 你害怕時會跑來抱緊我 看見你照鏡時的神態 以照片或影片捕捉到你的成長里程碑 看見你一天一天長大,但這也是苦澀的

Happy Light 快樂燈

前幾天竟然在超市見到有Happy Light出售,立即勾起了幾年前的回憶。 在一些歐美國家,由於冬天日短夜長,很多人因為見不到陽光,會有季節性的失眠、情緒低落等問題。於是就有人發明了這個Happy Light (快樂燈)。Happy Light是一個小型燈箱,由於它的光線頻率接近陽光,把它放在室內,聲稱會使人感到愉悅,比較容易集中精神,也幫助調節失眠問題。 還記得我在美國東北部過的第一個冬天,就是因為長期見不到陽光而感到情緒十分低落,加上生活上的種種不適應,那真是一生中最難熬的冬天啊! 到了第二年,冬天未到我已經嚴陣以待,雖然做足心理準備,但天色常是灰矇矇的,而且室外很冷,不適宜戶外活動,整天困在室內真的讓人感到很鬱悶。我也忘了是怎樣發現Happy Light的,只記得當時二話不說就訂了回來(當時是在網上訂了這個)。 當地的朋友聽見,顯得不以為然。”Happy Light? I don’t need it, I am happy! “ (「快樂燈?不需要啦!我很快樂。」)但我已買了回來,就姑且一試。有趣的是使用這個玩意像吃藥一樣,有特定的用法和「劑量」。它光線很猛,不適宜直望,也不宜每天用太久。我記得當時每朝早吃早餐時,會把它放在面孔旁邊約30吋的距離,以45度角照著自己半小時。印象中它真的很光,但光線是令人很舒服的,照完後精神爽利。或許已是第二次過冬,適應了生活,又或者是Happy Light真的發揮了作用,我記得那個冬天我過得比較開心,而且還重拾了創作的熱情,很專心的完成了幾件作品,在家工作也很順利。 後來要離開美國,到一個幾乎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陽光充沛的新加坡,我就把它轉售了。當時還擔心沒有人會買,才用了幾個月,白白浪費了六十大元美金。但想不到廣告一放上網,不夠一星期已經有人買走了。買家是一位白人女仕,她說她的辦公室大樓正在裝修,窗戶給封了,整天困在四面牆內她快要發瘋了。原來她還買了另外幾盞,每天長期照著自己!她說,再這樣下去她寧願辭職了。當時我想,裝修也不會太久吧,而且每天工作8小時,扣除午飯時間,其實情況也應該不是太差吧?美國人真的很著重自己的生活質素呀!記得我也曾在沒有太多窗戶的辦公室工作,當時自己真的完全沒有留意過這些。 話說回來,現在我又回到北美生活了。想不到超市也在賣這玩意,相信它銷量也不錯呢。不知道這一個冬天我又會過得如何?我需要重新添置一盞Happy Light嗎?  

Frederick 田鼠阿佛

Frederick 田鼠阿佛 by Leo Lionni 故事內容:「田鼠們在冬天來臨前辛勞地積榖防飢,唯獨主角阿佛坐在一旁,整天遊手好閒的。同伴們不理解,阿佛說牠在為嚴竣的冬天準備。牠的工作是收集陽光、顏色、字句等等。同伴們不以為然,繼續忙著。到冬天來到,牠們最初有很多糧食,大家說起夏天時的趣事,過得還不錯,但漸漸糧食耗盡,漫長的冬天一日一日過去,田鼠們再沒有話題好說,日子突然變得很難熬,牠們這才想起阿佛說過的話。阿佛在這時候把牠所收集的東西一件一件和同伴們分享。阿佛著牠們閉上眼睛,金色的陽光忽然出現,溫暖著牠們的心房;夏日繽紛的色彩填滿了牠們枯燥的腦袋;動人的詩詞讓牠們禁不住喝彩:阿佛你是個詩人啊!田鼠們這才發現,原來阿佛為牠們預備的是一份很特別很珍貴的禮物。」 田鼠阿佛是我很喜歡的繪本。無論是畫風、故事內容和鋪排都有很高的欣賞價值,是適合大人和小孩閱讀的好作品。數年前偶然在圖書館發現了它,我就常常把它推介給朋友。插畫家Leo Lionni以手撕顏色紙拼貼出每一幅圖畫,質樸的畫風讓人感覺像是出自小孩子的手筆。在這個功利的社會,人們難免會把自身的價值與生產力掛勾。一些沒有即時經濟效益的事物往往會被輕視,甚至藐視。作為一個讀藝術的人,這個故事讓我感受尤深。相信文藝工作者對這種被某些人輕視的感覺一定不會陌生。 面對嚴寒的冬天,田鼠們積穀防飢,是必須的,是出於求生本能,但唯獨阿佛會關心到生存(survival)以外的事物。當然,沒有田鼠們的預備,阿佛也不可能存活到那刻。我喜歡這個故事的原因,是田鼠們從頭到尾都沒有排斥過阿佛。冬天一開始時,就與牠分享食物。而到最後,當阿佛跟牠們分享完自己的「收穫」時,牠們還誇奬阿佛。一個理想的社會,就應有這種彼此尊重、彼此欣賞的精神,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去發揮所長。 諷刺的是,我在網上看到一些家長對這個故事很反感,他們認為阿佛由始至終也沒有幫助過同伴們,這會令一些小朋友誤會懶惰是可以接受的。一個人如果沒有作出任何「實質」或有經濟效益的貢獻就是懶惰,就該感到羞恥。我覺得這是完全捉錯用神了。這不正正就是故事本身想針對的問題嗎? 更多資料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