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rk 黑暗說

The Dark by Lemony Snicket Illustrated by Jon Klassen   究竟是光明引導我們脫離黑暗,還是黑暗引導我們尋找光明?The Dark—這本以小孩怕黑為題的童書,好像註定脫離不了宗教的隱喻,也註定不只是供兒童閱讀的作品。 故事只有兩個角色:小男孩Laszlo與黑暗。Laszlo害怕黑暗,他跟手電筒形影不離。奇怪的是,他有一個近乎是「儀式」的習慣:每天早上,當黑暗退回了地下室,他會主動到地下室門前跟黑暗打招呼。雖然黑暗沒有回答他,但他認為這樣做,黑暗就不需要來拜訪他。直到有天,毫無預警下,黑暗來找Laszlo。然後他們展開了一連串的對話。黑暗把Laszlo一步一步帶到他平常最害怕的地下室,指示他走到最暗的角落,在那裏找到一個替換的燈泡。此後,黑暗仍舊與Laszlo同住,但它再沒有跟Laszlo說話,而Laszlo也不再害怕黑暗。 作為童書,由於主要讀者是兒童,所以一般的做法都是會在驚悚的場景加上一些元素,以降低驚嚇性。但The Dark故事的鋪排是很典型的’Lemony Snicket’風格,令人愈讀愈感到不祥。Jon Klassen的插畫充滿可堪玩味的細節,亦完美地捕捉了黑暗所隱藏的未知所引起的恐懼感。而到了故事的高潮,Laszlo即將要走進地下室最暗的角落那一刻,作者選擇了在全黑的背景上用一整個半頁的文字去作為旁白,逼使讀者停下、沉吟、正視。“You might be afraid of the dark, but the dark is not afraid of you. That’s why the dark is always close by……without the dark, everything would be light, and you would never know if you needed a lightbulb” […]

Woolbur — 自由的靈魂

Woolbur by Leslie Helakoski Illustrated by Lee Harper  故事簡介:「Woolbur並不似其他小羊,牠總是不合群。當大夥兒在排隊,牠獨自去和狗兒賽跑;當大家去剪毛,牠任由羊毛生長;當其他羊學習染羊毛,牠用染料做實驗,把自己染成了藍色……每次羊爸羊媽問起,Woolbur總是快樂地回應:「這不是很棒嗎?」。羊爸羊媽見狀,十分憂慮,唯獨羊爺爺淡定的叫牠們不要擔心。但有一天羊爸羊媽終於忍無可忍,告訴Woolbur要融入羊群中(stay with the herd)。一向不受束縳的Woolbur又會如何回應呢?」 Woolbur是一個很有趣的故事。還記得我在圖書館隨手拿起來看時,心想,怎麼這繪本畫風那麼醜?但讀著讀著,愈有興味,忍不住笑了起來。這才發現插畫家選用的畫風與故事的風格非常吻合,相當惹笑好玩。尤其是羊爸羊媽擔心時,整夜在拔自己羊毛的樣子,滑䅲之餘,又能把為人父母為子女擔憂的心情形像化的表現出來;Woolbur和羊爺爺的造型更是入型入格,讓人看得投入。插畫家需要一定的功力才能達到這個效果呢。 不知怎的,我讀這繪本的時候,好像看到女兒的影子(後來把書借了回家給女兒爸爸看,他也很有同感)。年紀小小的她,遇事總是有她自己一套應對方法,叫我們很詫異。就像Woolbur一樣,她是一個有’free spirit’的孩子,不會墨守成規。作為她的父母,我們則好像羊爸羊媽一樣,十分擔心她不合群、不聽教、不被人接納等等(幸好我們沒有長著羊毛,不然很可能會像羊爸羊媽一樣,拔到身上有一條長長的羊毛呢)但看到她在安全的環境下快樂地探索,又覺得應該給予她自由盡情發揮。其實無論孩子是否很有個性,每一個父母都要面對這個挑戰:我們應該給予多大的自由度孩子?如何做才不會扼殺了他們的創意,但又不會成了放任和縱容,讓他們像斷線的風箏胡亂飛舞?怎樣的環境才能讓孩子展翅高飛? 我想像在某些環境中,這類凡事喜歡跳出框框、充滿求知慾和探索精神的孩子可能會很痛苦。例如在一些比較強調守規和服從的學校,他們和老師相處時難免會有很大張力,有機會被標簽為「滋事份子」。繪本中的Woolbur比較幸運,因為牠的父母和老師們見到牠的行為雖然不解,但牠們沒有立即阻止牠,而是給予了Woolbur一定的空間去發揮。老師從來沒有為難過Woolbur,而到後來即使羊爸羊媽告訴Woolbur要學習「跟大隊」時,仍然是以尊重的態度,以非以強制性的命令去表達。這也給予了我一些思考的空間。現在女兒還小,我希望待她長大一點能明白這個故事時跟她一起閱讀,聽聽她的想法。 故事的結局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不過這還是留待各位去發掘吧!    

繪本推介—幫助孩子建立健康的自我形象

童年是一個人建立自我形象(Self-esteem,或稱自我評價,包括了一個人對自己的感覺、看法、價值判斷等)的關鍵時期,以此為主題的繪本多不勝數。這次我選擇了四本自己很喜歡的作品 I’m the best (我最棒)、Spoon(小湯匙)、 Raccoon wants to be first (好勝的小浣熊)和You are special(你很特別)。 這幾本作品無論是在故事的鋪排和視覺元素的配合上都做得很出色,放在一起閱讀,能帶出不同層次的意義。(部份故事簡介含劇透,敬請留意) I’m the Best(我最棒) by Lucy Cousins 適合年齡:三歲或以上 故事簡介:「故事的主角狗狗是一隻自我感覺良好的小狗,不管跑步、挖洞、游泳,他都自覺比同伴優秀,這種攀比無意中傷了同伴們的心。但後來同伴們發現原來他們每一個都有比狗狗優勝之處,於是狗狗忽然從自信滿滿變成自慚形穢,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但同伴們知道狗狗並非有意傷害他們,所以並沒有責怪他,反而安慰他,提醒牠的獨特之處——他有毛絨絨的耳朵,是其他動物都沒有的呢!於是傻傻的小狗又快樂起來,牠覺得還是自己最棒!」 Spoon (小湯匙) by Amy Krouse Illustrated by Scott Magoon 適合年齡:三歲或以上 故事簡介:「小湯匙生於湯匙家族中,他的家人各有特色。例如銀匙阿姨大方得體,儀態萬千;又例如傳說中的湯匙曾祖母竟與碟子私奔(C君按:這裏的典故應該是童謠”Hey Diddle Diddle’裏的一句歌詞”A dish ran away with the spoon”)。雖然生在不凡的家族中,但小湯匙似乎並不以此自豪,他反而覺得自己遠不及其他餐具呢!當小湯匙正為此鬱鬱不歡時,誰不知他的朋友們同時間都在羨慕着他呢!後來經媽媽開解,小湯匙終於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和獨特性,毋須與人攀比,羡慕別人的同時,也要學會欣賞和接納自己。」 Raccoon Wants to Be First(好勝的小浣熊) by Susanna Isern (translated from Spanish by Robin Sinclair) […]

Make Way For Ducklings 讓路給小鴨子

Make Way For Ducklings 讓路給小鴨子 by Robert McCloskey 故事簡介:「故事始於一對綠頭鴨夫婦四處尋找適合築巢下蛋的地方,但遍尋不獲。最後牠們飛到波士頓的公共花園(The Public Garden)稍作休息。可惜公園太繁忙,不適合孵蛋,於是牠們繼續在波士頓市內四處尋找合適的地方。後來終於選定了在查理斯河(Charles River)的一個僻靜的小島落腳。鴨太太下了蛋,孵出了八隻小鴨Jack、Kack、Lack、Mack、Nack、Ouack、Pack和Quack。有一天鴨先生決定要獨自出去視察一下周圍的環境,牠們遂約定了一星期後在公共花園會合。鴨太太用心的教導小鴨一切基本的求生技能。到約定的日子,由於小鴨還未學會飛行,鴨太太帶著牠們游到岸邊,想步行到公共花園。但到公路旁時,發現太多車子阻擋了去路,正焦急之際,警員米高來了!他指揮交通,讓出一條路給鴨太太和小鴨通過,還通知其他警員協助牠們到達目的地。鴨子們走到街上惹來很多途人注目,最後成功一家團聚,從此在公共花園快樂地生活。」 「讓路給小鴨子」出版於1941年,至今已有七十多年歷史,但仍然深受大人和小朋友的歡迎,更有多個不同語言的版本,名副其實是繪本界的經典作品。我最初在圖書館發現它,是因為封面上的卡德可特插圖奬章(Caldecott Medal)在綠色的背景上特別顯眼,好奇之下就拿來看看,想不到會令我愛不惜手。McCloskey筆下的波士頓景色優美,鴨子生動活潑,炭筆的筆觸和線條流暢,對比起現在絕大部份色彩繽紛的繪本,它的單色更顯出功架,流露出一種經典的美。本書的主角—綠頭鴨夫婦和八隻小鴨描繪細緻,更是令人印象深刻。據聞McCloskey為了這本作品,特別找來六隻鴨子一起生活了一段時間,近距離觀察牠們的一舉一動和生活習慣,難怪每一幅畫都那麼活靈活現了。 除了畫功,我也很欣賞故事內容。故事的場景波士頓是我很喜歡的城市。隨著鴨子四出尋找住處,彷彿帶領讀者們遊覧了一次公共花園(The Public garden)、麻州州議會(Massachusetts State House)、燈㙮山(Beacon Hill)和路易斯堡廣場(Louisburg Square)等波士頓的著名地標。如果曾遊覽過此地,讀到這繪本一定份外親切。 此外,故事是從綠頭鴨的角度出發,讓人留意到鴨子的想法,從牠們的角度去看事物。所以到了故事的高潮—車子停下來讓路給鴨子那一幕,一切都顯得那麼理所當然,那麼順理成章,完全呈現了作者對於動物的喜愛和尊重。這其實也反映了北美地區的文化和價值觀。北美對於野生動物頗為重視,一些物種如加拿大野鵝,據聞是受到法例保護的,如有駕車人仕遇到牠們過馬路,無論有多趕急,也得停下來讓牠們先過呢!如果有留意新聞,也不難發現不時有一些警察或消防員幫助小動物的報導,如這篇 。處處流露出對於大自然的熱愛和尊重。 一本好的繪本不只是小朋友喜歡,大人也一樣享受,更能代代相傳。「讓路給小鴨子」就是這種作品。不得不提的是,由於波士頓的市民十分喜歡這繪本,最後州政府通過法案,把它正式列為官方的兒童繪本呢!公共花園內更設有綠頭鴨太太和八隻小鴨的銅像,以表揚它令世界各地的兒童(和成人)都認識到波士頓的公共花園的貢獻。 這可是深受歡迎的一個景點。據說因為經常有小朋友坐在銅像上玩耍,它們從來不用專人打磨呢!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帶女兒去探訪它們! 參考資料:Amazon、維基百科 延伸活動按此

Frederick 田鼠阿佛

Frederick 田鼠阿佛 by Leo Lionni 故事內容:「田鼠們在冬天來臨前辛勞地積榖防飢,唯獨主角阿佛坐在一旁,整天遊手好閒的。同伴們不理解,阿佛說牠在為嚴竣的冬天準備。牠的工作是收集陽光、顏色、字句等等。同伴們不以為然,繼續忙著。到冬天來到,牠們最初有很多糧食,大家說起夏天時的趣事,過得還不錯,但漸漸糧食耗盡,漫長的冬天一日一日過去,田鼠們再沒有話題好說,日子突然變得很難熬,牠們這才想起阿佛說過的話。阿佛在這時候把牠所收集的東西一件一件和同伴們分享。阿佛著牠們閉上眼睛,金色的陽光忽然出現,溫暖著牠們的心房;夏日繽紛的色彩填滿了牠們枯燥的腦袋;動人的詩詞讓牠們禁不住喝彩:阿佛你是個詩人啊!田鼠們這才發現,原來阿佛為牠們預備的是一份很特別很珍貴的禮物。」 田鼠阿佛是我很喜歡的繪本。無論是畫風、故事內容和鋪排都有很高的欣賞價值,是適合大人和小孩閱讀的好作品。數年前偶然在圖書館發現了它,我就常常把它推介給朋友。插畫家Leo Lionni以手撕顏色紙拼貼出每一幅圖畫,質樸的畫風讓人感覺像是出自小孩子的手筆。在這個功利的社會,人們難免會把自身的價值與生產力掛勾。一些沒有即時經濟效益的事物往往會被輕視,甚至藐視。作為一個讀藝術的人,這個故事讓我感受尤深。相信文藝工作者對這種被某些人輕視的感覺一定不會陌生。 面對嚴寒的冬天,田鼠們積穀防飢,是必須的,是出於求生本能,但唯獨阿佛會關心到生存(survival)以外的事物。當然,沒有田鼠們的預備,阿佛也不可能存活到那刻。我喜歡這個故事的原因,是田鼠們從頭到尾都沒有排斥過阿佛。冬天一開始時,就與牠分享食物。而到最後,當阿佛跟牠們分享完自己的「收穫」時,牠們還誇奬阿佛。一個理想的社會,就應有這種彼此尊重、彼此欣賞的精神,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去發揮所長。 諷刺的是,我在網上看到一些家長對這個故事很反感,他們認為阿佛由始至終也沒有幫助過同伴們,這會令一些小朋友誤會懶惰是可以接受的。一個人如果沒有作出任何「實質」或有經濟效益的貢獻就是懶惰,就該感到羞恥。我覺得這是完全捉錯用神了。這不正正就是故事本身想針對的問題嗎? 更多資料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