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Way For Ducklings 讓路給小鴨子

Make Way For Ducklings 讓路給小鴨子 by Robert McCloskey 故事簡介:「故事始於一對綠頭鴨夫婦四處尋找適合築巢下蛋的地方,但遍尋不獲。最後牠們飛到波士頓的公共花園(The Public Garden)稍作休息。可惜公園太繁忙,不適合孵蛋,於是牠們繼續在波士頓市內四處尋找合適的地方。後來終於選定了在查理斯河(Charles River)的一個僻靜的小島落腳。鴨太太下了蛋,孵出了八隻小鴨Jack、Kack、Lack、Mack、Nack、Ouack、Pack和Quack。有一天鴨先生決定要獨自出去視察一下周圍的環境,牠們遂約定了一星期後在公共花園會合。鴨太太用心的教導小鴨一切基本的求生技能。到約定的日子,由於小鴨還未學會飛行,鴨太太帶著牠們游到岸邊,想步行到公共花園。但到公路旁時,發現太多車子阻擋了去路,正焦急之際,警員米高來了!他指揮交通,讓出一條路給鴨太太和小鴨通過,還通知其他警員協助牠們到達目的地。鴨子們走到街上惹來很多途人注目,最後成功一家團聚,從此在公共花園快樂地生活。」 「讓路給小鴨子」出版於1941年,至今已有七十多年歷史,但仍然深受大人和小朋友的歡迎,更有多個不同語言的版本,名副其實是繪本界的經典作品。我最初在圖書館發現它,是因為封面上的卡德可特插圖奬章(Caldecott Medal)在綠色的背景上特別顯眼,好奇之下就拿來看看,想不到會令我愛不惜手。McCloskey筆下的波士頓景色優美,鴨子生動活潑,炭筆的筆觸和線條流暢,對比起現在絕大部份色彩繽紛的繪本,它的單色更顯出功架,流露出一種經典的美。本書的主角—綠頭鴨夫婦和八隻小鴨描繪細緻,更是令人印象深刻。據聞McCloskey為了這本作品,特別找來六隻鴨子一起生活了一段時間,近距離觀察牠們的一舉一動和生活習慣,難怪每一幅畫都那麼活靈活現了。 除了畫功,我也很欣賞故事內容。故事的場景波士頓是我很喜歡的城市。隨著鴨子四出尋找住處,彷彿帶領讀者們遊覧了一次公共花園(The Public garden)、麻州州議會(Massachusetts State House)、燈㙮山(Beacon Hill)和路易斯堡廣場(Louisburg Square)等波士頓的著名地標。如果曾遊覽過此地,讀到這繪本一定份外親切。 此外,故事是從綠頭鴨的角度出發,讓人留意到鴨子的想法,從牠們的角度去看事物。所以到了故事的高潮—車子停下來讓路給鴨子那一幕,一切都顯得那麼理所當然,那麼順理成章,完全呈現了作者對於動物的喜愛和尊重。這其實也反映了北美地區的文化和價值觀。北美對於野生動物頗為重視,一些物種如加拿大野鵝,據聞是受到法例保護的,如有駕車人仕遇到牠們過馬路,無論有多趕急,也得停下來讓牠們先過呢!如果有留意新聞,也不難發現不時有一些警察或消防員幫助小動物的報導,如這篇 。處處流露出對於大自然的熱愛和尊重。 一本好的繪本不只是小朋友喜歡,大人也一樣享受,更能代代相傳。「讓路給小鴨子」就是這種作品。不得不提的是,由於波士頓的市民十分喜歡這繪本,最後州政府通過法案,把它正式列為官方的兒童繪本呢!公共花園內更設有綠頭鴨太太和八隻小鴨的銅像,以表揚它令世界各地的兒童(和成人)都認識到波士頓的公共花園的貢獻。 這可是深受歡迎的一個景點。據說因為經常有小朋友坐在銅像上玩耍,它們從來不用專人打磨呢!下次有機會,一定要帶女兒去探訪它們! 參考資料:Amazon、維基百科 延伸活動按此

Frederick 田鼠阿佛

Frederick 田鼠阿佛 by Leo Lionni 故事內容:「田鼠們在冬天來臨前辛勞地積榖防飢,唯獨主角阿佛坐在一旁,整天遊手好閒的。同伴們不理解,阿佛說牠在為嚴竣的冬天準備。牠的工作是收集陽光、顏色、字句等等。同伴們不以為然,繼續忙著。到冬天來到,牠們最初有很多糧食,大家說起夏天時的趣事,過得還不錯,但漸漸糧食耗盡,漫長的冬天一日一日過去,田鼠們再沒有話題好說,日子突然變得很難熬,牠們這才想起阿佛說過的話。阿佛在這時候把牠所收集的東西一件一件和同伴們分享。阿佛著牠們閉上眼睛,金色的陽光忽然出現,溫暖著牠們的心房;夏日繽紛的色彩填滿了牠們枯燥的腦袋;動人的詩詞讓牠們禁不住喝彩:阿佛你是個詩人啊!田鼠們這才發現,原來阿佛為牠們預備的是一份很特別很珍貴的禮物。」 田鼠阿佛是我很喜歡的繪本。無論是畫風、故事內容和鋪排都有很高的欣賞價值,是適合大人和小孩閱讀的好作品。數年前偶然在圖書館發現了它,我就常常把它推介給朋友。插畫家Leo Lionni以手撕顏色紙拼貼出每一幅圖畫,質樸的畫風讓人感覺像是出自小孩子的手筆。在這個功利的社會,人們難免會把自身的價值與生產力掛勾。一些沒有即時經濟效益的事物往往會被輕視,甚至藐視。作為一個讀藝術的人,這個故事讓我感受尤深。相信文藝工作者對這種被某些人輕視的感覺一定不會陌生。 面對嚴寒的冬天,田鼠們積穀防飢,是必須的,是出於求生本能,但唯獨阿佛會關心到生存(survival)以外的事物。當然,沒有田鼠們的預備,阿佛也不可能存活到那刻。我喜歡這個故事的原因,是田鼠們從頭到尾都沒有排斥過阿佛。冬天一開始時,就與牠分享食物。而到最後,當阿佛跟牠們分享完自己的「收穫」時,牠們還誇奬阿佛。一個理想的社會,就應有這種彼此尊重、彼此欣賞的精神,讓每一個人都有機會去發揮所長。 諷刺的是,我在網上看到一些家長對這個故事很反感,他們認為阿佛由始至終也沒有幫助過同伴們,這會令一些小朋友誤會懶惰是可以接受的。一個人如果沒有作出任何「實質」或有經濟效益的貢獻就是懶惰,就該感到羞恥。我覺得這是完全捉錯用神了。這不正正就是故事本身想針對的問題嗎? 更多資料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