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rk 黑暗說

The Dark
by Lemony Snicket
Illustrated by Jon Klassen

 

究竟是光明引導我們脫離黑暗,還是黑暗引導我們尋找光明?The Dark—這本以小孩怕黑為題的童書,好像註定脫離不了宗教的隱喻,也註定不只是供兒童閱讀的作品。

故事只有兩個角色:小男孩Laszlo與黑暗。Laszlo害怕黑暗,他跟手電筒形影不離。奇怪的是,他有一個近乎是「儀式」的習慣:每天早上,當黑暗退回了地下室,他會主動到地下室門前跟黑暗打招呼。雖然黑暗沒有回答他,但他認為這樣做,黑暗就不需要來拜訪他。直到有天,毫無預警下,黑暗來找Laszlo。然後他們展開了一連串的對話。黑暗把Laszlo一步一步帶到他平常最害怕的地下室,指示他走到最暗的角落,在那裏找到一個替換的燈泡。此後,黑暗仍舊與Laszlo同住,但它再沒有跟Laszlo說話,而Laszlo也不再害怕黑暗。

作為童書,由於主要讀者是兒童,所以一般的做法都是會在驚悚的場景加上一些元素,以降低驚嚇性。但The Dark故事的鋪排是很典型的’Lemony Snicket’風格,令人愈讀愈感到不祥。Jon Klassen的插畫充滿可堪玩味的細節,亦完美地捕捉了黑暗所隱藏的未知所引起的恐懼感。而到了故事的高潮,Laszlo即將要走進地下室最暗的角落那一刻,作者選擇了在全黑的背景上用一整個半頁的文字去作為旁白,逼使讀者停下、沉吟、正視。“You might be afraid of the dark, but the dark is not afraid of you. That’s why the dark is always close by……without the dark, everything would be light, and you would never know if you needed a lightbulb” (你或許害怕黑暗,但黑暗卻不害怕你。所以黑暗總是盤踞在你附近⋯⋯沒有黑暗,萬物皆明亮,你也不會意識到自己需要一個燈泡。)

如果說此書的目的是幫助怕黑的小孩克服恐懼,相比起同類型作品如Caroline Woodward的” Singing Away the Dark” ,The Dark的手法是詭異的,也比較接近於成年人克服恐懼的方法。在現實生活中,誰會去教導一個小孩在黑暗中聽從一把陌生人的聲音?!那是多麼危險!而全書的重點,即以上提及過那一整個半頁的文字,更像是一個成年人經深思熟慮後的結論,以理性去打破恐懼,而非一般率性小孩會有的心理狀態變化。

或許因為信仰緣故,讀畢此書很難不聯想起光明和黑暗所隱含的非物理上的意思。此故事中的黑暗是一個自主的存在,近似於基督教信仰中的「光」(指上主本身)和黑暗勢力(魔鬼,也是一個自主的存在)。在聖經中有多處提及「光」與「暗」:「光照在黑暗中,黑暗不能勝過光」(約1:5) 「「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約3:19-20) 「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旦權下歸向神;」(徒26:18)⋯⋯

基督教信仰中的「光」由始至終都是採取主動的一方,「光照在黑暗中」、「光來到世間」,而黑暗的勢力當然也不遺餘力的對抗,這黑暗勢力有時會假扮光明,但它只會把人推向更黑暗,絕不會引導人走向光明,只有真光才會引導人離開黑暗。The Dark故事裏的黑暗卻恰恰相反,它一步一步引導小男孩正視黑暗本身,並尋找方法驅散黑暗。其實小男孩與黑暗一連串的對話,更像是小男孩與他內心的自我對話。最初小男孩會站在安全地帶,與黑暗打招呼,他以為這樣是已經面對了它,但他卻從來沒有走進過黑暗之中,所以黑暗的陰霾總揮之不去。當他走進黑暗,就是離開黑暗的起點。寫到這裏,我不禁想,無論是內心,還是所身處的世界中,哪裏是最黑暗的地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