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着毛毯的豬仔

難熬的冬天終於完結了,但天氣仍然乍暖還寒,一點春意也沒有。自上兩星期轉回夏令時間後,身體一直也未完全適應過來。到適應了,又有點作病,不得不擱置了寫作(其實以上整段文字可用一個字總結:「懶」:p)

溫暖的天氣遲遲不來,卻無損我和一班媽媽們每週聚會的興致。帶著小朋友們聚會,不外乎玩和食。說到食,除了是滿足物理需要的活動,更是建立社交生活的重要環節。我們的聚會慣常以potluck形式進行(potluck即是每人負責預備一味菜),朋友們有些是本地白人,有些是華人(American/Canadian born Chinese),也有秘魯人,意大利人等等,跟他們potluck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每次都是文化交流的好機會。

有次一位媽媽帶來了一種小食,叫Pigs in Blankets (或Pigs in a blanket),大家聽見都很好奇是什麼東西,一看,原來是迷你腸仔包。後來我查看Wikipedia,發現原來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版本的Pigs in Blankets,每個地方所採用的腸仔和面包都各有不同,這小食絕對可以列入旅行必食清單。下次有外地朋友到香港旅遊,也可以介紹他們吃港式腸仔包XD

另一開心大發現就是我一直討厭的凱撒沙律原來可以很好味。這凱撒沙律基本上沒有什麼花巧,就只有生菜、煙肉、法式麵包粒和凱撒沙律醬四種材料,但拌在一起竟讓我回味無窮。那天參與聚會人數不多,一向不愛吃沙律的我,最後竟把一大盤沙律吃光光。朋友笑說這沙律只有一個秘訣,就是一定要用’real bacon’(真的煙肉)。(我估計她說「真的煙肉」是指普通煙肉,而非這邊超市常見的那些現成一包包的乾煙肉粒。雖說煙肉是關鍵,但為了能成功複製這道美食,我最後還是把她選用的沙律醬和麵包粒的牌子記住了。)

那次是我在加拿大第一次吃到這麼美味的沙律,立即勾起了我數年前在美國的回憶。沙律真的是他們文化中極普遍的一種食物。記得當時參加教會活動,也是potluck形式,有一半以上教友都帶了沙律,那些沙律的種類之多真的讓我大開眼界。我問他們那些沙律什麼名堂,他們只告訴我是homemade(即是純粹自創)。那些材料看上去完全「九唔撘八」,但放在一起卻非常好吃。可惜的是由於大家都是順手拈來,並沒有食譜可循,而且種類太多,所以我最後也沒學會(我覺得這就像我們廣東人什麼東西都可以亂炒一通,隨便配撘也很好吃,但是你叫一個美國人嘗試弄,是弄不出來的)。記得有次午飯時間,我在家翻熱了前一天的晚餐來吃,那是蒜蓉蝦仁炒西蘭花和燈籠椒炒牛柳,配些白飯,當時剛巧屋主來找我,他見到我的午餐,好奇的問:“Did you make this salad?” (這個沙律是你弄的嗎?)真讓我哭笑不得。

又記得當時有一間我們常去的超市有熟食出售,有時會有一種紅莓沙律,好吃得不得了,我每次見到都會買回家吃,還很用心的研究有什麼材料。後來在網上找食譜,發現類似的紅莓沙律食譜多得讓人傻眼,我試了很多遍,卻始終無法複製那種味道。

話說回來,朋友聚會中除了可以嘗到不同地方的美食,我也有機會帶些中式美食跟大家分享,例如鹵水雞鎚、欖菜炒飯等十分適合potluck的菜式,大家都很受落。有趣的是我們當中一位曾經在北京工作了十多年的白人牧師所煮的中餐,比起我們正宗華人煮得更好吃呢!所以她三歲的兒子喜歡中餐更甚於西餐。

有次一位廣東人媽媽帶來了一煲烏雞湯,我如獲至寶,但最後只有我和另一位港人媽媽懂得欣賞。或許因為西式的湯並不會見到湯渣(還要是大大隻烏雞),大家似乎未能衝破文化障礙呢!不過對於我這個香港人來說,在文化多元的多倫多生活,除了各國美食,連廣東靚湯也喝上了,實在非常幸福。

2 Replies to “裹着毛毯的豬仔”

  1. 哈哈哈,如果蔬菜是生的,你的午餐就是名副其實的homemade沙律!

    1. 好怪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