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同鴨講

近日有幾個朋友都不約而同的告訴我想進修語文,有些是為興趣,有些是為工作,也有些是為了應付實際生活需要。這又讓我想起這幾年有關語文的一些體會。

到海外生活絕對是一個離開安舒區(comfort zone)的過程。其中最具挑戰性的,就是要在一個非母語的環境生活、工作、建立社交網絡等。有些人會以為我們學了幾十年英文,水平也勉強過得去,在以英語為主的國家應該能得心應手,但其實語文與文化密不可分,所以我們在三個國家都分別遇到過因語言限制而帶來的困難。(當然,這也跟個人能力有關…所謂書到用時方恨少,就是這個意思了)

還在美國的時候,我們除了參與華人教會的團契,也有去當地以白人為主的聖公會崇拜。初時我們不太習慣全英語的崇拜,覺得詩歌歌詞頗為艱深,即使是熟悉的旋律也很容易跟不上。講道環節也是一大挑戰。由於教堂是很傳統古舊那種風格,他們不流行用Powerpoint,基本上只能靠耳朵。但牧師的語速極快,所舉的生活例子全是很地道美國人才會懂的。他具有美式的風趣幽默,崇拜時常會加插些笑話,但每次我們都是見到其他人在笑,才知道他原來說了個笑話。當時作為會眾,如果專心看著牧師的口,還勉強可以跟得上大致的內容,及至後來我們當上詩班員,坐在牧師背後的詩班席上,我就幾乎再沒有聽明白過那裏的講道了…當時決定加入詩班,也很需要勇氣。詩班其實很歡迎我們,但在他們當中,我們難免顯得格格不入。最深刻的是每次出席練習或準備崇拜時,他們見面都很自然的會寒暄數句,但我常感到沒有任何東西好說而有點尷尬。即使靜靜在旁邊聽他們對話,我很多時都完全聽不懂,這久而久之就會產生疏離感。不過這是身處群體中才有的體會,一般與美國人單對單的交往時,我們都能正常對答。我發現美國人都對我的港式口音十分包容,反而是香港人自己才會很介意說話有口音呢。記得當時我的一個美國朋友就此說了一件趣事。他在費城(Philadelphia)長大,後來到紐約州讀書和工作。有次他到油站入油時,有職員突然問他是否來自費城,他很奇怪說,是的,為什麼呢?那職員竟然告訴他,你有費城人的口音呢!對於他這個土生土長的美國白人,真的沒想過在離家不遠的紐約州,也會遇上這種事呢!所以他叫我不要太介意說話有口音。不過撇除口音問題,在美國交朋友並不容易,除了因語言障礙,是因為美國的文化是很重視私隱和自主,一般美國人都比較「外熱內冷」。初見面時美國人大多很熱情,但要成為朋友,是需要很長的年日和深刻的交往。(當時看康奈爾大學國際生網頁有提及過這種文化特色,與我們的經驗大致吻合)

有了美國的經驗,我們去新加坡時本以為會比較容易適應,但現實跟預期有很大分別。相信大家對坡式英語 (Singlish)都略有所聞。我一位移居了新加坡的香港朋友半說笑的告訴我,她花了整整一個月才聽得懂當地人在說什麼。我心想,她英語了得尚且如此,我會是何光景?後來我果然花了約三個月才約略明白日常對話,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仍是常常聽一句,問一句那樣,狼狽非常。經過三年地獄式訓練,現在才完完全全聽懂了坡式英語(但對於一些夾雜了福建話、馬拉話、不知甚麼其他話的坡式英語,我仍是扯白旗投降)不過聽得明白,原來只是最最最基本的一步。在新加坡這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我們這副黃皮膚黑頭髮的長相還可以魚目混珠,但是只要一開口,無論是說英語、廣東話還是華語,都會惹來當地人注目,說:你是香港人吧?(說到這裏不得不扯開一些,有次乘電梯,進來一個auntie(新加坡人喜歡這樣稱呼阿嬸),我們靜靜的站著,她突然定睛看著我們兩夫婦,然後說,你們香港人吧?我說你怎知道?她說,香港人有香港人的模樣。真讓我有點詑異。不過後來我見得多新加坡華人,又真的好像看出他們獨有的面貌。)話說回來,香港口音總讓我們身份敗露,加上我們的額頭本已寫著「請搵我笨」(佔我便宜)四個大字,二人頓成兩條外地水魚(「水魚」,廣東話俚語,意指容易被人佔便宜的人)。例如到樓下的小販中心吃東西,有些小店的老闆聽到我們點菜時的口音,態度不是很友善,亦曾試過刻意要我們等久一點才拿到食物。到街市買生果,尤其是買榴槤,店主會選一些品質較差的賣給我們。乘坐的士時,不只一次遇過態度不好的司機(尤是香港雨傘運動後)。有次我們兩夫婦在車上談話,司機聽見是廣東話,竟然訓話了我們一番,說身為華人應說華語,真是離奇至極。(不過請不要誤會,我們也遇到過很多很友善和誠實的新加坡人)。當然,這跟語言可以完全沒有關係,只要作為外地人,這些在任何一個國家都有可能發生。但在新加坡時,我後來學了點技倆,例如不說yes, 改說can;不說幾多「蚊」(元)說「溝」(馬來西亞式廣府話);網上或打電話買東西,不用自己的姓氏,改用夫姓(因為他的姓氏的英文串法和讀音比較能混水摸魚),我發現這些細微的轉變竟令人們的態度有了顯著的分別,所以我認為語言還是有一定的影響。

除了日常生活的障礙,當時要融入教會小組也是頗為吃力。我們當時上的教會,會眾多是本地人,我們透過參與教會小組認識了些新朋友。組員們都是差不多年紀的,價值觀也相近,有些更能聽懂一點點廣東話。但幾年間,每次談及一些較深入或個人的議題時,難免要花很多時間去解釋背景,往往未說到正題,大家已經沒有耐心聽下去,又或者是小組時間結束,被逼中止。要在極有限的時間內用英語交待我腦海內如泉湧的想法,我總是感到辭不達意,夾纏不清。那些本已琅琅上口的經文,剎那間卡在喉嚨說不出來。年日漸長,我們與組員的感情其實也不錯,但就是因著小組設定的限制、語言限制、文化背景差異等等,總讓我感到若有所失。那原本可以豐富很多倍的交流,最後只淪為很表面,很簡單的只言片語,相當可惜。幸好我們在新加坡時也有參與詩班,詩班員很多都會說會聽廣東話,且大家有些共同朋友,讓他們對香港的情況比較了解,使我們感到能融入群體中。

不過所謂人夾人緣,這五年間也有試過衝破語言和文化障礙而結交了些好友的。例如在美國時認識了一位來自秘魯的朋友,大家雖然母語都不是英語,但卻很合得來。剛巧她想學些中文,我又想學些西班牙語,大家可以彼此交流,頗為難得。又例如在新加坡時,結交了些喜歡藝術和音樂的朋友們,以畫以歌會友,也是一個寶貴的經驗。

至於現在身處多倫多又如何呢?經過了美國和新加坡的經歷,加上美劇看多了,年日久了,英文口語水平也有所提升,現在我們既有參與來自香港的群體,同時也認識了一班在加拿大長大的朋友。這樣既能找到「同聲同氣」的朋友,又能繼續操練英語,學習融入這裏的文化,不得不說,為此真的心存感恩。

2 Replies to “雞同鴨講”

  1. Wendy Chan says: Reply

    謝謝分享你的海外生活經歷。在不同地方生活少不免也會有歧視,他們也是期望你融入他們當中。你在新加坡以當地語言融入別人文化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去assimilate into their living culture. 如果你想在加拿大落地生根,更加要加把勁學好英語去assimilate into their culture喇。加油!!

    1. 是呀。我暫時覺得三個地方之中,加拿大多倫多對於外來人最為接納,因為這裏絕大部份都是外來人。所以即使在說英語的群體當中,我也沒有之前那種很疏離的感覺,比較能融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