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又過年

上星期跟別人談起一些事情,赫然發現下星期五已經是農暦新年了,我才如夢初醒。的確,在北美過農暦新年真的沒有什麼氣氛的,即使是華人聚居的地方也是一樣。不久前才剛渡過了感恩節、聖誕節和2018新年,鋪天蓋地的慶祝過後,讓人有一種想安靜下來休息的感覺,好像沒有什麼意欲再費周章預備農曆新年了。這裏最有新年氣氛的地方,應該是華人超級市場吧?最起碼會賣一些慶年食品,有些新年裝飾。但這裏是不會聽到吵耳的慶年歌的,不知應該覺得開心還是可惜。

回想起以前在香港和新加坡過的新年就有氣氛多了。對於這兩個以華人為主的社會,農暦新年是個重要的節日,對照這兩個地方慶祝新年的異同,頗為有趣。當然我只在新加坡逗留了三年,對於當地的文化所知有限,所以只能就個人經歴去作對比。

首先是慶年食品的不同。在香港過年,一定少不了慶年糕點如椰汁年糕、蘿蔔糕、芋頭糕等等,還有放全盒的瓜子、糖蓮子、糖果之類的。拜年時香港親友喜歡送朱古力、餅乾等(我相信大家收得最多的應該是「金莎」吧)。新加坡人的慶年食品卻大不相同。我們當時就收過一種細細粒的鳯梨酥,還有一種叫「Love Letter」的薄餅乾。

走在街上,會留意到幾乎所有的餅店和超市都在賣這些糕點,但也有些人會選擇自製。(前陣子看新聞,原來肉乾也是他們的慶年食品之一,也有人會自製呢!)有一年我去當地朋友家拜年,我發現他們沒有擺放全盒,但卻有很多以上提及的糕點。而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有個特別的慶年習俗叫「撈起」,相信不少人都有聽說過。維基百科的描述是這樣:「⋯⋯材料包括魚生、生菜絲、西芹絲、紅蘿蔔絲、薑絲及花生碎等,醬料以酸梅膏加桔子汁添糖水調成。做法首先是將各材料逐一加到碟上,每加一樣材料,都要說一句吉祥話。當所有材料加好後,圍桌的所有人就會拿起筷子,把所有材料撈(拌)在一起,口中要同時說「撈起撈起」。當材料拌勻後,便可以食用。」由於一盤撈起也相當有份量,我們兩口子絕對不會自己買回來試,所以那次去朋友家拜年有機會一嘗「撈起」的滋味,覺得十分難得。不過大家好像志不在吃,而在撈起的過程。華人很重視意頭,新加坡華人尤甚,有說把東西撈得愈高愈好,所以人們都會很落力地撈,常把東西散落一地呢。(有興趣可看這有關「撈起」的短片)話說回來,作為一個香港人,總覺得過年一定要吃上蘿蔔糕和年糕才算完滿,所以在新加坡時特別掛念這美食。後來發現原來新加坡人全年都吃蘿蔔糕,在一般熟食中心已經可以找到,但他們那種蘿蔔糕是用炒的,還會加很重口味的醬汁,跟香港那種是完全不同的呢。

由於新加坡的社會很重視宗教和種族平等,他們的公眾假期不會只著重華人的節日,農曆新年是唯一的例外,因為大部份的節日只會放一天假期,但農曆新年卻連續放兩天。在新加坡過年有個好處,就是天氣炎熱,那些買了很久但沒有機會穿的薄薄的旗袍、唐裝衫,終於大派用場。不過那裏的華人都不算很傳統,相比起馬拉人、印度人,華人是很少穿傳統服裝過年的。(穆斯林的馬拉人慶祝開齋節,可是全家總動員穿上傳統服飾呢!非常艷麗搶眼。)

還有一樣頗為有趣的發現,就是他們派利是的傳統跟香港有點細微的分別。在香港,通常已婚夫婦會把兩封利是連在一起派,而單身的長輩就會派一封(當然不一定是這樣,但這是比較常見的做法)但在新加坡,他們習慣無論如何只派一封利是。我們當時不知道,派了兩封利是給朋友的小孩,令他們感到很詫異呢!

走筆至此,忽然想起去年新年,我有幸參與了社區舉辦的寫揮春活動,幫那裏的居民即席寫些慶年揮春(已忘了是哪一區,好像是Punggol?…那次主要是老人家參與)。我自問不是書法了得的人,所以活動前幾天非常忐忑。到活動當天他們很踴躍,有趣的是活動開始時我給一位居民畫了一幅雞年的字畫,怎知他們見到了,之後所有的人都要求我畫一模一樣的。我當時心想,我還擔心不知他們要我寫些什麼,早知活動前在家多畫幾張,到時派給他們好了!我覺得這頗為反映到我所認識的新加坡人的性格,是比較不介意是否與別不同,是否有創意,最重要是大家都一樣,無分高低。這也是很有趣的發現。

新年將至,無論是在哪裏過年,心裏最惦起的始終是家人朋友。在此預祝各位有個豐盛、進步的新年!

3 Replies to “年,又過年”

  1. 鳯梨酥—因為閩南話叫鳳梨做「黃梨」,音近「旺來」(我地廣東話聽起來就是「戇lai」),所以講閩南話的地方特別喜歡用鳳梨。

    1. 原來如此,又長知識了 😀

  2. 在新加坡吃過朋友自製的鳯梨酥,那牛油酥皮的鹹味配上帶有微酸的獨特鳯梨香甜味,再加上鬆脆的酥皮配上”煙韌”鳯梨的口感,實在是一試難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