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談孤獨

早前跟朋友聊天,很自然的談起網誌的內容。朋友問道:兩口子在海外生活,會感到孤獨嗎?你如何面對?

在外生活,尤其是最初那段日子,的確是常常感到孤獨。孤獨感之所以那麼真切,一來是因為當時的環境造就了大量的獨處空間,二來是感覺沒有人明白自己的處境。孤獨是源於孤立,即使身處人群中,仍感到自己孤立於一直所熟悉的人和事。在海外時間久了,身份認同危機常常出現,也很容易會引發強烈的孤獨感。及至後來當上媽媽,生活作息全被小孩綁死了,在海外長期缺乏正常的社交生活,加上大部份最要好的朋友都沒有小孩,又把這種感覺推上另一個高峰。

但,我想,孤獨絕對不是在海外生活的人的專利,也不是全職媽媽的專利。聊到這個話題,我和朋友都不約而同的想起村上春樹的作品。我相信作為城市人,那種孤獨感誰都不會陌生,就只有程度上和時間上的分別。

我是如何面對這種孤獨呢?這倒是個有趣的問題。其實我也不曾深究。回望這段日子,我也曾經歴過幾個不同的階段。我發現孤獨帶有一正一反兩種力量,它可以助你通往自己的內心,也可以把你吞噬。這個過程是一個循環:每當孤獨感來襲,最初你會覺得很沉重,你掙扎,與之博鬥,直到筋疲力盡,快被壓垮的一刻,你忽然發現找到了通往自己內心深處的路。你往那個方向狂奔,在裏面游走,你會漸漸發現更廣闊的空間,找到另一個出口,在那裏從新出發。然後到有一天,新的處境再次把你推向孤獨的深淵,以上的過程又再循環不息。與它時而共舞,時而博鬥,這是窮一生也不能完全馴服的一種力量。一次又一次的經歷,讓我熟悉了自己內心的地圖,人生的優次也逐漸明確。

當然,這不是說只有孤獨才能讓人回歸內心。有時候一次對話,一本好書,一件好的藝術品,或一齣好戲‥‥‥也會觸動心靈。但無論是哪一種途徑,心之所歸也得自己去尋索,而那終究是條孤獨的路。

最後,掙扎了一會,還是決定放一首會透露年紀的歌:

三人行
 作詞:林振強
 作曲:Margieadam
 主唱:林子祥、劉天蘭、詩詩

童年時逢開窗 便會望見會飛大象
 但你罵為何我這樣失常
 而旁人仍痴痴 話我現已太深近視
 但我任人胡說 只是堅持
 飛象兒共我 常在那天上漫遊
 要用笑造個大門口 打開天上月球
 齊話聲
 漫長漫長路間 我伴我閒談
 漫長漫長夜晚 從未覺是冷

年齡如流水般 驟已十八與星做伴
 沒有別人來我心內敲門
 而旁人從不知 亦懶靜聽我心內事
 但我現能尋到解悶鎖匙
 星與月兒共我 常在晚空內漫遊
 笑著喊著結伴攜手 空中觀望地球
 齊話聲
 漫長漫長路間 我伴我閒談
 漫長漫長夜晚 從未覺是冷

從前傻頭小子 現已大個更深近視
 但已練成能往心內奔馳
 而旁人仍不歡 罵我自滿以心做伴
 但我任人胡說 只是旁觀
 心就如密友 長路裡相伴漫遊
 聽著我在說樂與憂 分擔心內石頭
 齊話聲
 漫長漫長路間 我伴我閒談
 漫長漫長夜晚 從未覺是冷

5 Replies to “試談孤獨”

  1. Wendy Chan says: Reply

    人生的確有很多tough days。如果身邊沒有家人或朋友的支持,真的會很容易垮倒。孤獨,也是學習與自己相處的時間,但太漫長也不是好事。希望你現在加國能找到支持你的人際支援網絡,這樣日子也會容易些。加油!

    1. 是呀!孤獨有時,聚首有時,也是人生必然的節奏。感謝您雖在遠方也跟我同行 <3

  2. 我的孤獨來自一種「何處是吾家」的狀況。現在的荷蘭「家人」待我其實很好。可能還是太短的時日,我還未可以自然地「感覺」他們是家人。也可能他們待我的方式和我原生家庭太不同,也很難套用「家」的回憶。因原生家庭成員都不善於主動表達關心,或表達自己。我常常所發的訊息都是已讀不回。在香港的同一屋簷下時,再疏離也叫physically 在一起。現在就覺得與原生家庭也遙不可及,一種被disconnected 的感受。理性上是理解的,只是未能一致地消化。對我來說,現在好像自己重新梳理原生家庭和自己成長的繩索。
    不過我認同你所說,這些都不是移民人的專利,只是恰巧這個際遇,揭開這個成長的chapter。
    感謝你的分享,在孤單中能同行。

    1. 讀著你的回應,一字一句都很「到肉」,說進我心坎裏去。我想,雖然我們的處境不盡相同,但心靈的路徑卻有著相似的軋跡。很感恩在這個時空能有你同行,很珍惜這種共鳴。

  3. 好想回覆你,不過唔太有時間住,留住言去提醒自己先

Leave a Reply